論壇公告

2017高雄寵物用品展 ,歡迎光臨狗友會攤位!我們在現場等你

展出時間:2017年11月24日(五)~2017年11月27日(一) AM10:00 ~ PM 06:00

展出地點:KEC 高雄展覽館 (高雄市前鎮區成功二路39號)
狗友會攤位號碼2629

活動訊息和位置圖:
viewtopic.php?t=31340


分秒必爭--生死一线間 

動物醫生的診療札記~

版主: doggydc, Jeff Wang

分秒必爭--生死一线間

文章doggydc » 2004-11-16, 12:02

美國愛屋動物醫療團隊 李學文醫師

分秒必爭~生死一線間



  這二個禮拜來南加州的氣候可真是變化多端,平常要到十一月底的雨季似乎提早來臨。接連著幾天的大雨,來醫院看診的病患也大為減少。

不知是動物們生病少了,還是飼主怕寵物將車子弄髒而懶得帶他們出來。尤其得知今天下午只有三個約好的門診,難得可偷得半日閒,故於午休後,正要將久未翻閱的雜誌拿起,忽然聽到醫院內的呼叫系統傳來掛號小姐急促緊張的聲音,「李醫師,請快至診療室來,有急診」。

趕忙抓起桌上的聽診器往診療室跑去,心中想著,此刻外面正下著大雨,看來一定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否則誰會於此時來到醫院。進入診療室,入眼的是一隻極小的吉娃娃一動也不動地躺在診療台上,我的住院醫師正在替他量體溫,桌旁是一位四十多歲的婦女正一臉焦急地向我的助手訴說病情。她身旁還有一位大約七、八歲大的小女孩,但見她雙眼含著淚水,一邊摸著小狗,一邊低聲的哭泣。此時我忽然聞到一股強烈的惡臭味充滿室內。低頭一看,只見此小母狗的陰道有些許黑褐色的黏液,而她的腹部脹得很大且硬。牠的體溫為93℉(正常為100.5℉到102.5℉),心跳只有每分鐘三十多次(小型犬正常為120至140次/分鐘),而且嘴內黏膜已呈紫灰色,完全沒有眼瞼反應,再加上呼吸微弱,此刻小狗的狀況已達到醫學上所謂休克昏迷的程度。

經由飼主得知此小母狗已懷孕二個月了,且於前天或大前天開始有生產陣痛現象,但一直沒能生下小狗,而且於昨天晚上開始不吃不喝,更於今早有嘔吐的情形,終於在今天下午躺了下來,再也無法移動。由病史及臨床的症狀,我心中已知此小母狗乃因死胎胚死所產生的毒血或敗血症而導致休克現象。

此時牠的心肺功能可能會隨時失去功能而至死亡。我於是將此事實向飼主說明,要將其救回的可能性不高,除非能馬上恢復其心肺功能,並且將死胎儘快取出,但以小母狗現在的情形,實在是….。然飼主與她的小女孩則是淚流滿面的對我說「李醫師,你一定要將Baby(此小母狗的名字)救活」。尤其小女孩更是以斷斷續續的言語告訴我,「Baby是我最好的朋友,牠每天都陪著我玩耍、睡覺,我真的不能失去牠,請你一定要將牠醫好,你說你可以做到,對不對?」此刻我心頭的壓力有如千斤萬擔般,說真的,以此時Baby的情況,任誰也沒有把握能將牠從死亡的邊緣救回來,然而面對著兩張充滿祈望求助的臉龐,我只得向她們母女說,我一定會盡我所能地將她們的Baby救活。

二話不說地,我們馬上將Baby帶至治療室,此時我的二位住院醫師早已將保溫籃、靜脈注射導管及一些急救藥品準備好了。首先我必須儘快地將靜脈導管置入靜脈內,以便可以馬上將急救藥物及輸入液快速送入Baby體內以達到急救的目的。

然而由於Baby已呈休克狀態,因血壓的全面降低,牠全身的血管幾乎無法觸摸、感覺到,更何況要將小如縫衣針般的導管置入靜脈內。在找遍四肢的血管而沒有一條可由皮膚外看出或感覺到後,我斷然地將牠前肢的皮膚劃開,終於在其皮下組織中找到一條大約只有0.5㎜寬且幾乎呈扁平狀的前肢靜脈。它的大小幾乎與我要置入的24號靜脈導管差不多。任何不小心或角度不對都會導致失敗。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我試著將導管及內針插入此血管中,此時但見少許的血液由內針流出,心頭一陣狂喜,我知道我已成功地將導管置入,這可謂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小心翼翼地將導管完全推入血管內,並將其固定好後,馬上打入強心劑、心跳促進劑以增進心跳強度及次數,並給予高劑量的類固醇藥以保護全身細胞組織的穩定(希望大家不要一聽到類固醇就因它有極大的後遺症而為之變色,事實在醫學上,類固醇是種極為重要的急救藥物,尤其在休克的病患更為重要)。同時給予大量的輸液,以其將Baby的心肺循環功能搶救回來。

唯有先恢復Baby的心肺循環能力,牠才有活命的機會。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由心肺監視器的螢幕中,但見心跳由最初的三,四十次/分鐘,於短短二分鐘不到的時間增加到一百二十多次/分鐘,而且Baby呼吸的深度也逐漸地加強了。忽然間,但見Baby睜開了牠的眼睛,且試著將牠的頭抬起。此刻大伙心中的喜悅實在是無法言喻。同時牠的體溫也在短短數分鐘內回升到99℉。再往後的二十分鐘裡Baby的生命指數愈來愈高,除了可以轉動頭頸外,眼瞼及瞳孔的反應也逐漸地恢復中,更不時地發出呻吟聲。至此我知道Baby已暫時脫離隨時會死亡的時期。然而更嚴峻的考驗才真正地來臨。

由於死胎壞死所產生的菌血或敗血症才是真正引發Baby休克的主因,如果我不儘早解決這個問題,Baby的狀況隨時會惡化甚至死亡。當然解決的方法並不困難,就是馬上進行手術將死胎及壞死的子宮取出,但Baby此時的體能是否可以承受得起麻醉及手術實在是只有天知道(當時的我的確如此想)。然而若不馬上進行手術,每多一分鐘的延遲,Baby存活的機會就減少一分,尤其當血中的毒素達到各個臟器造成更嚴重的破壞後,那就完全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在沒有第二種選擇的情況下,只有硬著頭皮將手術前的準備做好後,將Baby移入手術房。當Baby在麻醉藥的影響下進入睡眠期(又稱手術穩定期),我毫不猶豫地拿起手術刀將Baby的腹部劃開,此時心中只想著要在最短的時間內以最穩健快速的手法將手術完成,以減少麻醉對Baby的影響。當將Baby的腹部撐開,首先看見的是一團黑綠色澤的子宮包覆二隻已呈腐敗的胎幾乎佔滿了整個腹腔。那股令人作嘔的臭味更是越加地濃厚。仔細檢查腹部內其他器官,看來都還算正常。

正想要將子宮自子宮頸處結紮才發現有隻死胎的頭部正塞住子宮頸口,而且此處的組織也有開始腐敗的現象,如果此時子宮頸破裂,則子宮頸內壞死的組織則會流入腹部,而引發腹膜炎將導致更嚴重的問題。最後在助手細心的幫助下,終於將此死胎的頭部推回子宮內,順利完成結紮的步驟。在短短十分鐘內,我將手術完成。當完成皮膚的縫合時,也同時將麻醉器關掉。

此時我方覺得身心的疲累,當Baby被移至恢復室,看著Baby一起一伏的胸部,此刻我的心中反而一片空白。不知Baby會很快清醒呢?還是從此一「睡」不起?時間就在這樣的期待中逝去。五分鐘過去了,仍不見Baby有任何甦醒的跡象,此時心中的失望跌至谷底,(一般而言,手術結束至開始甦醒大概5-6分鐘左右)雖然Baby的呼吸仍是很有規律,但牠是否會因缺氧過久導致腦部傷害而成為一隻「植物狗」。此時一連串不佳的情況由我腦海中浮現,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去面對那對母女….。

正當我仍在迷糊的思維中時,忽然住院醫生的驚喜聲喚醒了我,抬頭只見Baby開始移動牠的頭頸,令人不忍的呻吟聲再次地出現。哈!這個聲音聽起來實在是太好聽了,看來我們又打贏了這一場仗。雖說Baby離真正脫離險境還有一段時間,但至少牠已在轉醒中。接下來更讓我感到訝異的是,十分鐘後Baby竟然已經可以自己站起來了(當然是四肢著地)而且還像是在四處尋找東西般地在籠子內走動著。

不知牠是在尋找牠的小Baby,還是….。牠可完全不知道在這短短不到一個鐘頭的時間裡,有多少人在為牠擔心,有多少人在為牠的生存努力,也許牠心中也正充滿著疑問的想向我說「我的小Baby在哪裡?為何我一覺醒來,整個世界就不一樣了?而你們又是誰呢?」此時我心中的快活早已掩蓋了我疲倦的身心,快步至候診室將此好消息告知焦心等待的那對母女,同時也跟本已約好診卻需陪著等待的飼主道歉。當候診室的其他飼主得知Baby已順利完成手術並已回醒時,他們不但沒有久等候的不快,反而衷心地向那對母女道喜。雖說Baby的二個小Baby沒有成功地來到這個世間,但我們至少成功地將一個生命由生死邊緣挽回了。此時那個小女孩更嬌羞地走到我身邊,輕輕地給我一個擁抱,在我耳邊輕聲地說:「李醫師,真的謝謝你們」。

  我看著她那雖仍含著淚水充滿喜悅的眼睛,一時間竟無言以對。事實上,我自己內心也是充滿著喜悅與感謝。我真的感謝上蒼給予我這個機會能學有所用地幫助這些動物與牠們的主人。我更感謝我們整個醫療團隊合作無間的努力,終於又將一個生命救活了。曾有位人醫的朋友對我說,還是你們獸醫好當,不需如他們(人醫言)般需在生死之間承受那麼大的壓力。其實他那能了解在我心中,狗狗或貓貓等動物的性命是跟人一樣平等的。當我們在搶救一條生命的過程中,我們所承受的壓力與他們是沒有差異的,難道動物與人們的生與死是有不同的嗎?
doggydc
 
文章: 962
註冊時間: 2004-10-04, 16:25
來自: losangeles
性別: 未指定

回到 動物醫療記事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