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樂死的迷思 

動物醫生的診療札記~

版主: doggydc, Jeff Wang

安樂死的迷思

文章doggydc » 2004-10-23, 14:50

美國愛屋動物醫療團隊 李學文醫師

安樂死的迷思


一早進入醫院就忙碌的很,也不知道看了多少個病患,只知已快到中午時分,此時二間診療室仍有病患與飼主在等著我,只有強打起精神,拿起診療室外的病例,此時一個熟悉的名字映入我眼中,

“Rudy”是一隻十四歲的老狗,他雖已年老,但我才於二個多月前幫他做過詳細的檢查,他除了有中度的關節炎外,血檢報告完全正常,然病歷上卻清楚寫著今天求診的目的乃是飼主要求將其”安樂死”.我懷著驚訝及不解的心情叩門進入診療室,室中除了Rudy及他的飼主懷特先生外,還有位他們的鄰居好友—班傑先生.此時三人都已紅著眼框圍著Rudy輕聲細語地與他交談.

懷特先生更將Rudy抱在他的腿上,雖說Rudy不是太肥胖,但他那一百磅以上的重量壓在瘦小懷特先生身上,我著實替懷特先生擔心,希望不會造成任何傷害,尤其懷特先生不久前才有輕度中風的現象.懷特夫人此時用顫抖的聲音告訴我,Rudy於昨天下午突然倒地不起,大約數十分鐘才漸漸地可以站起來,但起來後既呈現步伐不穩及朝右邊不斷的轉圈子,時而撞到傢俱也不以為意.

他們懷疑 Rudy是否有腦部的問題,是否因跌倒而傷了腦部還是中風了,我詳細將Rudy檢查一番,Rudy仍有很清晰的神智,他的頭是偏向右側,但沒有很明顯眼球擅動及失去平衡等中風特有的症狀,心跳及呼吸都正常也沒有耳朵發炎的現象.我雖懷疑Rudy也許有輕微中風的現象,或是腦幹平衡中樞出了問題,但總體言之情況並不嚴重,尤其狗狗的中風,一般是較人的中風為輕,只要經過適當的藥物治療,大多可恢復到正常生活分之八十的能力.正想將心中的看法告知,此時懷特先生已用哭泣的語調告訴我,他們實在受不了Rudy整夜一直往右邊轉圈子而無法停止,他實在不願意看到他如此的痛苦,希望我能答應他們將其安樂死,以使Rudy早日免除痛苦.

以一個醫生的立場,我並不覺得Rudy的病情已嚴重到無法治癒或改善的地步.但我深知懷特夫婦對Rudy的愛有多深,他們實在無法忍受Rudy受到任何的創傷,他們是那種寧可自己挨餓受凍也要讓Rudy吃的飽的飼主,平常只要Rudy有任何小毛病,他們就會馬上帶來給我檢查,而他們那種緊張關懷的神情,總是令我感動,我常想他們對Rudy的愛是否太誇張了些,我偶而還會佻侃他們,說我寧可當他們家的狗,-而不願當一個醫生了.如此我的生活可以無憂無慮.

然而此時我卻不知如何回答懷特先生的要求,答應他們是否對Rudy不公平?Rudy雖然只是一隻狗,但他仍有生存的權力.如果我有能力將其治好,我是該全力以赴,但如果不答應他們,我知道懷特夫婦將不知何以度日,尤其如果Rudy的狀況持續個幾天,難保懷特先生不會有二度中風的可能.

對於一個獸醫來言,此時此刻實在是最最難為的,由於我與懷特夫婦已相識十多年,我們的關係已非單純的飼主與醫生而已,彼此間的瞭解與友誼讓我終於答應了他們的要求,因為我知道他們夫婦會做如此的決定是完全為Rudy著想,雖然我並不完全贊同他們的思維,但我知道他們對Rudy的愛是無私的.

當我將過量的麻醉藥注入Rudy的靜脈時,但聽到懷特夫婦以非常溫柔的語調細聲的向Rudy說著—謝謝他這十四年來所帶給他們的快樂與歡暢.他們會永遠記得他的此時我心中除了充滿感傷外,更是有一絲的無奈和了解.想想一條生命就在我手中漸漸的逝去,到底是誰才是真正可以決定一個生命的生與死呢?是生命體本身?還是自以為擁有.決定權的”人”呢?

我熱愛我的職業,我會為了拯救了一條生命而感動莫名,也會為了無法治癒一隻動物而懊悔不已.但真正震撼著我的心靈,真正讓我無法自已的時刻,總在於親手結束一條生命之時.當然大部份時刻我對於自己的決定是否正確不會有私毫的懷疑,但以懷特夫婦與Rudy的情形,我卻也走入迷思了.
doggydc
 
文章: 962
註冊時間: 2004-10-04, 16:25
來自: losangeles
性別: 未指定

回到 動物醫療記事簿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0 位訪客